¤ 殷尘 ¤

希望能用文字和插画来给他人描述自己脑海里那个世界的一个小小码字者

aotu军装paro全员私设十字军系列之填梗的【伪】第一铲土(`・ω・´)

辞海篇第一章的预告~~~~

关键字:【革命结束】【燃枫谷】【医生】【治疗】【十字军】


为了方便阅读而生的暂定时间轴↓

号角篇→野草篇→山火篇→旋涡篇→辞海篇

》全文意识流

》全员友情向

》资料待完善

》角色资料目前只有凯莉安莉洁雷狮安迷修,剧情需要人设设定可能会改进一点自己的设定但不会偏离原设,有旧设参考

》人设归你们,ooc归我

》初次尝试角色性格可能会把握不准

》有原创,但不是重要角色

》语序可能别扭

》欢迎吐槽和建议,作者可以随意调戏

》注意文明评论,喷子出口右转不谢

↑↑↑↑↑↑↑↑↑↑↑↑

以上?


“我不是神,就算我把自己的医术运用得淋漓尽致,”

穿着翻领白大褂的东方美人用病历本敲了敲雷狮的头,语气有些轻描淡写。

“也不可能复活死人。”

————————————————————————————

“她要去安迷修那里了。”

“一起吗?”

呆毛姐弟愣了愣,很有默契地向对方看去,脸上无一例外是惊讶的表情。

如果他们没有看错的话,刚才一向骄傲张扬的嘉德罗斯居然向他们发出随行的邀请!

————————————————————————————

“你看看这个。”

那个名叫敏的东方美人把手上的病历本递给艾比,眼角缀有红妆的眼睛黑得纯粹,透出的光神秘让人捉摸不透。

“所有的答案都在这了。”

————————————————————————————

“大概不会再回到过去了。”

站在燃烧着的枫树林里,嘉德罗斯背对着呆毛姐弟抬头看着天,语气无悲无喜。

“但是人还活着。”

“就足够了。”

留梗的文案(初次尝试)

aotu军装paro

全员(大概?)私设十字军系列【极大的可能不填23333】

》全文意识流

》全员友情向(大概?)

》资料待完善

》人设归你们,ooc归我

》角色目前只有凯莉安莉洁雷狮安迷修,剧情需要人设设定可能会改进一点自己的设定但不会偏离原设,有旧设参考

》初次尝试角色性格可能会把握不准

》有原创,但不是重要角色

》语序可能别扭

》欢迎吐槽和建议,作者请随意调戏

》注意文明评论,喷子出口右转不谢

》全文1061字节

》不知道该打什么标签,欢迎指出

↑↑↑↑↑↑↑↑↑↑↑↑

以上?

楔子  号角·星月

 “那可不是什么好主意,”

背景是巨大的圆月,黑发如瀑的俏皮粉色系女孩披着宽大的黑色夜行风衣,叼着一支棒棒糖坐在那枚梅红色的新月上。

她那黑色面具下,透着狡黠意味的地中海色眼睛微眯,俯视角看着安迷修。

“没人爱的可怜小羔羊恐怕就得悄无声息地消失在这肮脏的世上了,如果你想把我们就地正法的话。”

“安警官。”

一向尊重女士的安迷修努力克制职业本能不拔出枪。

要知道这个突然出现的女孩刚刚从他的眼皮子底下抢走“冰主”————那个坐在梅红新月另一端的水蓝色长发女孩,他任务中的目标。

安迷修尽量用平和的语气,说出警校教科书上的标准劝说语:

“小姐,在下虽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是你们的行为已经违反了法律。”

“所以能否请小姐和您的同伴和在下走一趟,在下相信公正的法律会给你们一个合理的安排。”

女孩的眉毛上挑,表情有些不悦和轻蔑,唇线若有若无地上挑。

“虽然不得不承认,你是我目前遇见的很优秀的那个。”

“但是,”

女孩看向安迷修的目光凌冽了些,隐隐的似乎含有那么一点怜悯。

“你仍然涉世不深啊,小雏鸟。”

是背对着女孩的方向,在新月另一端坐稳的“冰主”拢了拢黑色夜行外衣的兜帽,将水蓝色的长发藏在它深蓝与漆黑交织的暗纹刺绣之下,然后探过身扯了扯女孩的衣角,声音软软地说道:

“Lily,我们该回去了。”

“好好好,我亲爱的小Lian。”

女孩一改刚才恶劣的态度,回头用食指点了点她光洁的额头,换上的笑容灿烂得仿佛能开出花来,随即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挥了挥手,无视安迷修的存在乘着梅红的新月飞离。

“乖女孩不应该夜不归宿,我们这就回家。”

“等等————!”

出于职业本能安迷修很快就追了出去,良好的身体素质让他在奔跑的同时还能面不红气不喘地朝女孩喊话。

“你们到底是谁?”

新月没有减速,直到他们之间保持了大约十米的距离时女孩才回过头,皓白的虎牙泛着光洁的色泽。

“知道罗马天主教教皇那个糟老头准许下进行的的东征吗?”

安迷修原本一直前行的新月连同人忽然不见,他不得不停下环顾四周寻觅她们的踪迹,即刻他寻找的目标忽然出现在他的眼前,还有女孩那张带了面具的脸。空气忽然停滞,糖果的甜稥在其中缓慢的扩散。

他被吓了一跳,然后马上后退了一步。

女孩眨了眨眼,动作自然将嘴边叼着的棒棒糖塞进安迷修因为惊吓而微张的嘴里。

新月将她往前松了松,让女孩俯下身将唇附在他有些泛红的耳廓,她调笑的声音里有狐狸的狡黠:

“对,小雏鸟*。”

“我们是第十次。”

满意地看着安迷修有微微扩散的瞳孔,女孩起身,得逞地笑了起来。

然后一瞬间她和梅红的新月又消失在他的眼前,如同她刚才的突然出现。

“记住它吧,小雏鸟。”

“那是我们共同的名字。”

十字军

Fin.

小雏鸟:梗来自原晓《时间海》中柳云烟对季萱称呼